小札

过隧道的时候,突然想起我好像要十九岁了,又想起我九岁的时候。那时候我家店子在商学院西门对面,我一放假就往长沙跑。这条路跟着我家里走过两三次,后来就是我奶奶送我到车站买票,我自己上车。车是去宁乡的,把我下在高架上,走下去就能看到我妈站在蒸笼前望客。她会系一条大红的围裙,有时是蓝色的,腰上一个包,我家的收支全在那个包里。我到十岁的时候,再往长沙来,随行的就多了一堆菜,有一次司机把我下过了一个高架口,我和几十斤腊鸡腊鸭站在路上,我都没怎么慌,就站在那里吹风,也不知道时间,我爸妈还没来找,回想起来我爸妈心是真的大。有个阿姨骑着摩托车停在我边上,借了我手机给我妈打电话,还没人接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大概是我爸奇怪我怎么还没到,打电话给司机,才让我爷爷骑着买菜的小电驴来找我。那个时候,我家店子往现在那个岳阳.粥烧烤那里走,中间有好大一块空地,还没打水泥,一到晚上就全是烧烤和麻辣烫的摊子,空地边上是个地下超市,我有件粉色的皮质棉衣是在那里买的,去年才清了扔掉,再过一点有个做羽绒服的地方,我在那里做过一件紫色的羽绒服,很老奶奶,现在还在我柜子里,再那边有卖菜的地方,我爸早上会骑着小电驴去马王堆买菜,菜不够了就会去那个卖菜的地方补。【下车了下车了,没堵车就是爽】

评论

© 秦守一 | Powered by LOFTER